公案隨筆

妙吉祥如意
專區版主
文章: 2104
註冊時間: 週二 3月 23, 2021 11:55 pm

Re: 公案隨筆

文章 妙吉祥如意 »

八個兄弟共一胎,一個伶俐一個呆,五個門前做買賣,一個在家把帳開。

一個伶俐指(第六意識)
一個呆是指(第七莫那識)
一個在家把帳開(第八阿賴耶識)
五個門前做買賣(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

人命五蘊(色身,受,想,行,識)之運作,最終歸結在第八阿賴耶識。阿賴耶識又稱巢窟,有執藏之義。故「一個在家把帳開」指的就是(阿賴耶識)了。
其餘七識依阿賴耶識而轉出,故稱七轉識。
第七識又稱末那識,恆審思量我相隨,有情日夜鎮昏迷,第七意識見分恆以第八意識相分為自我,沉迷於其間而日夜顛倒妄執。末那識屬於有覆無記性,不會去分別善、惡事,常常保持一中庸無記的態式,末那識對於法塵境界的認識,無法明晰的辨別清楚,因俱生法執的行相,總幻起妄持為自我的毛病。所上言:(一個呆)即是指此(第七末那識)了。
第六意識即一般人所謂之思想,妄念或見解等,其在吾人心理活動中,佔一極重要之地位。因為在八識之活動中,以第六意識之分別心最為強而有力,任何事物,一經過第六意識分別,立即分辦其好壞美醜,或是非曲直。故上言:「一個伶俐」指的就是(第六意識)了。
至於,「五個門前做買賣」,當然就是(眼耳鼻舌身五識),這是毫無疑義的。

妙吉祥如意
專區版主
文章: 2104
註冊時間: 週二 3月 23, 2021 11:55 pm

Re: 公案隨筆

文章 妙吉祥如意 »

龐蘊居士曾經到江西參禮馬祖道一禪師,向禪師提問說:「不與萬法為侶者是什麼人?」
馬祖道一禪師回答說:「等你一口吸盡西江水時,我再告訴你。」

龐蘊居士言下大悟,並且呈上一偈語:
「十方同聚會,個個學無為;此是選佛場,心空及第歸。」

.
黃竹
文章: 667
註冊時間: 週一 8月 02, 2021 8:41 pm

Re: 公案隨筆

文章 黃竹 »

土中的我,家中的我(家在土上),身中的我(身在家中),眼中的我(眼在身上)。

更循土中的我逆行,增上有空氣(風)中的我,進而有空中的我,再進而,空中無我。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色者身也,色蘊者,身中有我。一二三四五,很易數的。

講次第增上之理,總好過晒文人之陋習,更何況是學舌的。
妙吉祥如意
專區版主
文章: 2104
註冊時間: 週二 3月 23, 2021 11:55 pm

Re: 公案隨筆

文章 妙吉祥如意 »

雪竇重顯禪師與曾會太守
修撰(翰林院掌修國史的官員)曾會居士,幼年時與明覺禪師(即雪竇重顯禪師)是同舍,長大之後,因志趣不同,各自異途。曾會居士步入仕途,而明覺禪師則出家為僧。
北宋真宗天禧年間(1017-1021),曾會居士出任池州(今安徽境內)太守。
一日,曾會居士于景德寺,與明覺禪師偶然相會。交談間,曾會居士緣引《中庸》、《大學》中的話,參以《楞嚴經》,作附會宗門之解釋,認為它們與佛教之本旨相符,並向明覺禪師討教。
明覺禪師道:“這個尚不與教乘合,況《中庸》、《大學》邪?學士要徑捷理會此事。”
說到這兒,便彈指一下,“但恁麼薦取。”
曾會居士言下領旨。
天聖初年(1023),曾會居士移守四明(今浙江寧波),以書信邀請明覺禪師前往雪竇補住持之位。
明覺禪師住後,曾會居士問:“某近與清長老商量趙州勘婆子話,未審端的有勘破處也無?”
趙州勘婆子公案
有僧遊五台,問一婆子曰:“台山路向甚麼處去?”
婆曰:“驀直去。”僧便去。
婆曰:“好個師僧又恁麼去。”
後有僧舉似趙州,趙州曰:“待我去勘過。”
明日,趙州便去問:“台山路向甚麼處去?”
婆曰:“驀直去。”
趙州便去。
婆曰:“好個師僧又恁麼去。”
趙州歸院謂僧曰:“臺山婆子為汝勘破了也。”

這個公案在禪林裏非常有名,有不少禪僧因參此公案而大悟。]

明覺禪師道:“清長老道個甚麼?”
曾會居士道:“又與麼去也。”
明覺禪師道:“清長老且放過一著,學士還知天下衲僧出這婆子圈箍不得麼?”
曾會居士道:“這裏別有個道處。趙州若不勘破,婆子一生受屈。”
明覺禪師道:“勘破了也。”
曾會居士一聽,便大笑。
.
最後由 妙吉祥如意 於 週日 7月 10, 2022 2:26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妙吉祥如意
專區版主
文章: 2104
註冊時間: 週二 3月 23, 2021 11:55 pm

Re: 公案隨筆

文章 妙吉祥如意 »

雪竇云:
大冶精金應無變色。可謂本分草料。
死心真淨據款結案。猶是未稱全提。

.
最後由 妙吉祥如意 於 週日 7月 10, 2022 2:28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妙吉祥如意
專區版主
文章: 2104
註冊時間: 週二 3月 23, 2021 11:55 pm

Re: 公案隨筆

文章 妙吉祥如意 »

州勘庵主
趙州到一庵主處問。有麼,有麼!?主豎起拳頭。州云。水淺。不是泊舡處。便行。又到一庵主處云。有麼,有麼!?主亦豎起拳頭。州云。能縱能奪能殺能活。便作禮。

雪竇云:
大冶精金應無變色。可謂本分草料。
死心真淨據款結案。猶是未稱全提。


雲菴悅云:
水淺不是泊舟處。言中有響。
能縱能奪便禮拜。句裏藏鋒。
如今有般無主孤魂。祇管較得較失。不惟蹉過古人。亦乃埋沒自己。還知落處麼。大冶精金應無變色

三祖宗:
驀直臺山路不迂。趙州親去定賢愚。
古今來往何妨礙。未透金塵終是麤。

趙州摘楊花
僧辭,趙州師曰︰「甚處去?」
僧曰︰「諸方學佛法去。」
師竪起拂子曰︰「有佛處,不得住;無佛處,急走過,三千里外逢人不得錯舉。」
僧曰︰「與麼,則不去也。」
趙州師曰︰「摘楊花,摘楊花。」

馬祖一口吸進西江水
龐蘊居士曾經到江西參禮馬祖道一禪師,向禪師提問說:「不與萬法為侶者是什麼人?
馬祖道一禪師回答說:「等你一口吸盡西江水時,我再告訴你。」
龐蘊居士言下大悟,並且呈上一偈語:
十方同聚會,個個學無為;此是選佛場,心空及第歸。
.
妙吉祥如意
專區版主
文章: 2104
註冊時間: 週二 3月 23, 2021 11:55 pm

Re: 公案隨筆

文章 妙吉祥如意 »

百丈三日耳聾
舉百丈再參馬祖。侍立次。祖以目視禪牀角頭拂子。丈云。即此用離此用。祖云。你他後開兩片皮。將何為人。丈取拂子豎起。祖云。即此用離此用。丈掛拂子於舊處。祖震威一喝。百丈直得三日耳聾。
雪竇云。奇怪諸禪德。如今列其派者甚多。究其源者極少。總道百丈於喝下悟去。還端的也無。然刁刁相似。魚魯參差。若是明眼人。謾他一點不得。只如馬祖道。你向後開兩片皮。將何為人。百丈豎起拂子。為復如蟲禦木。為復啐啄同時。諸人要會三日耳聾麼。大冶精金。應無變色。
.
妙吉祥如意
專區版主
文章: 2104
註冊時間: 週二 3月 23, 2021 11:55 pm

Re: 公案隨筆

文章 妙吉祥如意 »

趙州狗子
趙州和尚因僧問:狗子還有佛性也無.州云:無。

無門曰:參禪須透祖師關,妙悟欲窮心路絕,盡是依草附木精靈。且道如何是祖師關?只這一個無字,乃宗門一關宗也!遂目之曰禪宗無門關;透得過者,非但親見趙州,便可與歷代祖師把手共行!眉毛廝結,同一眼見,同一耳聞,豈不慶快!莫有要透關底麼?將三十六骨節,八萬四千毫竅,通身起個疑團,參個無字,晝夜提撕;莫作虛無會,莫作有無會;如吞了個熱鐵丸相似,吐又吐不出,蕩盡從前惡知惡覺,久久純熱,自然內外打成一片;如啞子得夢,只許自知,驀然打發,驚天動地,如奪得關將軍大刀入手,逢佛殺佛,逢祖殺祖;於生死岸頭,得大自在,向六道四生中,遊戲三味!;且作麼生提撕,盡平生氣力,舉個無字,若不間斷,好似法燭一點便著!

頌曰:狗子佛性,全提正令,纔涉有無,喪身失命!
妙吉祥如意
專區版主
文章: 2104
註冊時間: 週二 3月 23, 2021 11:55 pm

Re: 公案隨筆

文章 妙吉祥如意 »

南泉斬貓
池州南泉 普願禪師 師因東西兩堂各爭貓兒,
乃白眾曰:「道得即救取貓兒,道不得,即斬卻也!」
眾無對,師便斬之。
趙州自外歸,師舉前語示之,趙州乃脫履安頭上而出,
師曰:「汝適來若在,即救得貓兒也!」

看看假老和尚怎麼出手救貓:
方,南泉大師右手提刀左手抓貓,面向眾僧大喝:「道得即救取貓兒,道不得,即斬卻也!」
待普願禪師唱已,烏龍和尚於僧眾中即起帶頭,右繞大師三匝,眾僧禮畢,各自拂袖散去....
假老和尚與大夥謹受大師教誨,於此恕不再奉陪啦,斬不斬貓,殺不殺生?就留他普願大師自個去跟貓兒商量便是....

鏽刀千年貓欲斬,
風幡雖動不搖識。
烏龍和尚老婆意,
南泉不涸盤古心。

.
妙吉祥如意
專區版主
文章: 2104
註冊時間: 週二 3月 23, 2021 11:55 pm

Re: 公案隨筆

文章 妙吉祥如意 »

隱藏在原始阿含系列佛典的公案

引證,成就戒經,在烏陀夷與舍利子的一場法義辨正中,阿難為何會與烏駝夷一起遭受佛陀世尊之呵責!?

相應部35相應234經/優陀夷經(處相應/處篇/修多羅)(莊春江譯)
有一次,尊者阿難與尊者優陀夷住在憍賞彌瞿師羅園。
那時,尊者優陀夷在傍晚時,從獨坐中出來,去見尊者阿難。抵達後,與尊者阿難相互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優陀夷對尊者阿難這麼說:
「阿難學友!此身被世尊以種種法門講述、顯露、說明:『這樣,此身是無我。』也能同樣地解說、教示、告知、設立、打開、解析、闡明此識:『這樣,此識是無我。』嗎?」
「優陀夷學友!此身被世尊以種種法門講述、顯露、說明:『這樣,此身是無我。』也能同樣地解說、教示、告知、設立、打開、解析、闡明此識:『這樣,此識是無我。』
學友!緣於眼與色而生起眼識嗎?」
「是的,學友!」
「學友!生起眼識的所有因與所有緣,如果那因與緣會完全地、全部地無餘滅,眼識能被了知嗎?」
「不,學友!」
「依此,學友!世尊以此法門講述、顯露、說明:『這樣,此識是無我。』」……(中略)。
「學友!緣於舌與味道而生起舌識嗎?」 「是的,學友!」
「學友!生起舌識的所有因與所有緣,如果那因與緣會完全地、全部地無餘滅,舌識能被了知嗎?」
「不,學友!」
「依此,學友!世尊以此法門講述、顯露、說明:『這樣,此識是無我。』」……(中略)。
「學友!緣於意與法而生起意識嗎?」
「是的,學友!」
「學友!生起意識的所有因與所有緣,如果那因與緣會完全地、全部地無餘滅,意識能被了知嗎?」
「不,學友!」
「依此,學友!世尊以此法門講述、顯露、說明:『這樣,此識是無我。』
學友!猶如男子欲求心材,找尋心材,遍求心材,如果拿著銳利的斧頭走進樹林,在那裡,他看到筆直、新長的、未抽芽結果實的大芭蕉樹幹,他立刻切斷根部,切斷根部後切斷頂部,切斷頂部後剝開芭蕉葉鞘[層層包捲]的[假]莖,在那裡,他連膚材都得不到,哪有心材呢?
同樣的,學友!比丘在六觸處上認為不是我,不是我所,當不這麼認為時,他在世間中不執取任何事物。不執取則不戰慄,無戰慄者就自己證涅槃
他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完成,應該作的已作,不再有這樣輪迴的狀態了。』」
………………
有看有沒有懂!?
阿難與烏陀夷的對話,完全顯示出小乘佛法的落腳處,把涅槃當成終極佛果,結果就是:
他在世間中不執取任何事物。不執取則不戰慄,無戰慄者就自己證涅槃。
他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完成,應該作的已作,不受後有(不再有這樣輪迴的狀態了)。

不管是大乘佛經,或是原始阿含系列佛典,其中確實隱藏許多佛門軼聞,真實典故,對於大小乘佛法之釐清非常重要而且有趣,可惜現代研究原始阿含系列經典之學者們,對於大乘一知半解,甚至多所排斥,隱藏在佛經中的佛法真相,只待有慧根的佛子去發掘了……
.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