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案很難懂

新老怪
善知識
文章: 2161
註冊時間: 週三 3月 24, 2021 4:25 pm

Re: 公案很難懂

文章 新老怪 »

第三則東印請祖


示眾云。劫前未兆之機。烏龜向火。教外別傳一句。碓嘴生花。且道。還有受持讀誦分也無

舉。東印土國王。請二十七祖般若多羅齊(往往償口債去也)
王問曰。何不看經(無功受祿寢食不安)
祖云。貧道入息不居陰界。出息不涉眾緣。常轉如是經。百千萬億卷(上來講讚無限勝因)

師云。二十七祖初名瓔珞童子。因二十六祖不如蜜多。與東印土堅固王同輦。
問童子曰。能憶往事否。
對曰。我憶往劫與師同居。師演摩訶般若。我持甚深修多羅。以相代正化故。俟師於此。
祖告王曰。此非小聖。大勢至之應身也。
王命登輦至宮供養。以至披削。祖取般若修多羅事。命名般若多羅。
梁朝以達磨為觀音。西國以祖師為勢至。唯阿彌陀佛至今無下落。
良久云。豐千饒舌。
後因皇家展會。尊者主席。這老漢顯異惑眾。當時好與掀倒。打斷葛藤。直待問尊者何不看經。果然放不過。
這老漢也無大人相。把葫蘆馬杓翻騰一上 王便禮拜。識甚痛痒。
萬松道。國王貪他一粒米。尊者失卻萬年糧。只知鐵脊撐天。不覺腦門著地。若要扶起。除是天童。
頌云
雲犀玩月璨含輝(暗通一線 文彩已彰)
木馬游春駿不羈(百花叢裏過 一葉不沾身)
眉底一雙寒碧眼(不曾趁蛇蜉隊)
看經那到透牛皮(過也)
明白心起曠劫(威音前一箭)
英雄力破重圍(射透兩重關)
妙圓樞口轉靈機(何曾動著)
寒山忘卻來時路(暫時不住 如同死人)
拾得相將攜手歸(須是當鄉人)

師云。破題兩句。頌不居陰界。不涉眾緣已了。且藏教法數。五陰十二處十八界。喚作三科。
尊者略舉首尾。攝其中間。梵語安那般那。譯云出息入息。其法有六。一數二隨三止四觀五還六淨。具如天台止觀。
預備不虞者 不可不知。溈山警策道 教理未嘗措懷。玄道無因契悟。寶藏論可怜。無價之寶。隱在陰入之坑。何時得 靈光獨耀 迥脫根塵去。
天童雲 犀玩月燦含輝。
古詩有犀因玩月紋生角。好言語可惜。折合向文才情思上。木馬游春駿不羈。此頌 出息不涉眾緣。可謂善行無轍跡也。
眉底一雙寒碧眼。
洛浦道。單明自己法眼未明。此人只具一隻眼。若要雙眼圓明。除是不居陰界 不涉眾緣。無影林中。高懸日月。不萌枝上。暗辨春秋始得。
看經那到透牛皮。
長慶云。眼有何過。楞嚴經云。汝今諦觀此會聖眾。用目循歷。其目周視。但如鏡中 無別分析。這裏蹉過。
藥山道。底牛皮也須穿透。
萬松道。卻具金剛眼。明白心超曠劫。
三祖道。但不憎愛洞然明白。一念萬年受持不盡。
鹿門道。遍大地是學人一卷經。盡乾坤是學人一隻眼。以這箇眼。讀如是經。千萬億劫常無間斷。
萬松道。看讀不易。英雄力破重圍。
後漢王莽遣弟王尋王邑。至昆陽。圍光武數十重。光武兵弱而欲降尋邑。邑不肯。光武乃益堅諸將。出兵卻戰。尋邑大敗。尊者文武雙全。出將入相。陰界眾緣。非但重圍也。
妙圓樞口轉靈機。爾雅樞謂之椳。
郭璞注云。門扉樞也。流水不腐。中樞不蠹。言其活也。尊者未點先行。不撥自轉。這邊那邊無可不可。
天童披沙揀金。分星擘兩。花判了也。
末後兩句 更有餘才道。寒山忘卻來時路。拾得相將攜手歸。
此頌 國筵海眾鑽紙穿窗。尊者老婆略與。鉤簾歸乳燕。穴紙出癡蠅。用寒山詩。若合符節。
詩云。
欲得安身處。寒山可長保。
微風吹幽松。近聽聲愈好。
下有斑白人。嘮嘮讀黃老。
十年歸不得。忘卻來時道。
閭丘胤訪後 與拾得相攜。出松門更不還寺。
有本云。喃喃讀黃老。
此頌 弱喪忘歸 與迷人指路也。後唐莊宗皇帝。請華嚴休靜禪師。入內齋。大師大德總看經。唯師一眾默然。
帝問何不看經。
靜曰。道泰不傳天子令。時清休唱太平歌。
帝曰。師一人不看即得。徒眾何亦不看。
靜曰。獅子窟中無異獸。象王行處絕狐蹤。
帝曰。大師大德為甚麼總看。
靜曰。水母元無眼。求食須賴[暇-日+魚]。帝大悅。
況祖師尊者 從遠劫來。號大勢至。誦甚深脩多羅。因此從師名般若多羅。元來習氣也不除。輸他華嚴卻有衲僧巴鼻。萬松到此不覺失笑。且道。笑箇什麼。雲居羅漢披襟處。鞏縣茶瓶接嘴時
新老怪
善知識
文章: 2161
註冊時間: 週三 3月 24, 2021 4:25 pm

Re: 公案很難懂

文章 新老怪 »

第四則 世尊指地

示眾云。一塵纔舉。大地全收。疋馬單槍。開疆展土。便可隨處作主。遇緣即宗底。是甚麼人

舉。
世尊與眾行次(隨他腳跟轉)
以手指地云。此處宜建梵剎(太歲頭上不合動土)
帝釋將一莖草。插於地上云。建梵剎已竟(修造不易)
世尊微笑(賞罰分明)

師云。世尊因布髮掩泥。獻花於然燈佛。佛指布髮處云。此一方地。宜建一剎。
時有賢首長者。插標於指處云。建剎已竟。諸天散花。讚歎庶子有大智矣。
天童舉話。大同小異。
萬松道。世尊祖業轉典與然燈。便有長者承頭收後。如今交付與天童。須要出箇合同文契。
頌云
百草頭上無邊春(夾山猶在)
信手拈來用得親(入荒田不揀)
丈六金身功德聚(不審)
等閑攜手入紅塵(逢場作戲)

塵中能作主(一朝權在手)
化外自來賓(看取令行時)
觸處生涯隨分足(不從人得)
未嫌伎倆不如人(面無慚色)

師云。天童先以四句頌公案了。然後鋪舒梗概。展演化風。
趙州拈一莖草。作丈六金身用。世尊當風指出。帝釋信手拈來。
天童人境交加頌出。非但古聖。爾即今塵中作得主。化外亦來賓。且道。風流劉駙馬。起此報恩院。與帝釋插草同別。
師豎起拂子云。千年常住一朝僧
新老怪
善知識
文章: 2161
註冊時間: 週三 3月 24, 2021 4:25 pm

Re: 公案很難懂

文章 新老怪 »

第五則 清源米價


示眾云。闍提割肉供親。不入孝子傳。調達推山壓佛。豈怕忽雷鳴。過得荊棘林。斫倒栴檀樹。直待年窮歲盡。依舊盂春猶寒。佛法身在甚麼處也

舉。僧問清源。如何是佛法大意(小官多念律)
源云。盧陵米作麼價(老將不論兵)

師云。吉州清源山行思禪。師初參六祖便問。當何所務即得不落階級。
祖云。汝曾作甚麼來。
源云。聖諦亦不為。
祖云。落何階級。
源云。聖諦尚不為何階級之有。祖深器之。
會下學徒雖眾。師居首焉。亦猶二祖不言。少林謂之得髓矣。
據這僧問佛法大意。也是本色乍入叢林底人。要隨文殊遊鐵圍山。清源是聖諦亦不為底人。卻只作尋常相見顧問道。盧陵米作麼價。有者道。盧陵米價不許商量。殊不知。已入斛斗行鋪了也。要得不入這保社。問取天童。
頌云
太平治業無象(旄頭星現也未)
野老家風至淳(爭如我這裏種田博飯喫)
只管村歌社飲(窮鬼子快活不徹也)
那知舜德堯仁(始成忠孝)

師云。唐文宗太和六年時。牛僧孺為相。
上曰。天下何時太平。
孺對曰。太平無象。今四夷不致交侵。百姓不致離散。雖非至治。亦謂小康。陛下若別求太平。非臣所及。退而累表請罷。出為淮南節度使。
萬松道。已是起模畫樣。所以野老家風。擊壤謳歌。禮樂文章。翻成特地。盧陵米價。可曬深玄。舜德堯仁。淳風自化。村歌社飲。得其所哉。月白風清。各安其分。還會麼。逐便歸堂
新老怪
善知識
文章: 2161
註冊時間: 週三 3月 24, 2021 4:25 pm

Re: 公案很難懂

文章 新老怪 »

第六則 馬祖白黑


示眾云。開口不得時。無舌人解語。抬腳不起處。無足人解行。若也落他彀中。死在句下。豈有自由分。四山相逼時。如何透脫

舉。僧問馬大師。離四句絕百非。請師直指某甲西來意(若識這僧問頭 省人多少心力)
大師云。我今日勞倦 不能為汝說(已有舡中月)問取智藏去(更添帆上風)
僧問藏(卻受人處分)藏云。何不問和尚(好本多同)
僧云和尚教來問(可曬靈利)
藏云。我今日頭痛 不能為汝說。問取海兄去(我不可作馬師弟子不得也)
僧問海(苦瓠連根苦)
海云。我到這裏。卻不會(甜瓜徹蔕甜)
僧舉似大師(索取草鞋錢)
大師云。藏頭白。海頭黑(更參三十年)

師云。六祖謂讓和尚曰。西天二十七祖讖。汝足下出一馬駒。踏殺天下人。病在汝心。不須速說。
後磨塼打牛。神駒入廄。號為馬祖。牛行虎視。引舌過鼻。足下有輪文。法嗣一百三十九人。各為一方法主。
智藏海兄乃西堂百丈也。看來這僧。也是箇學佛法人。將四句百非。勘當教外別傳宗旨。攝大乘論說。有 是增益謗。無 是損減謗。亦有亦無 相違謗。非有非無 戲論謗。四句若離。百非自絕。
黃蘗道。欲要直捷會。一切總不是。
萬松道。端的委細會。一切無不是。翻覆看來。不離四句。不絕百非。西來祖意。於何不明。
龍樹大師道。般若如大火聚 四面不可入。卻道。般若如清涼池 四面皆可入。
這僧道。離四句絕百非。請師直指西來意。諸方謂之鎖口問。
馬祖不忙只道。我今日勞倦。不能為汝說。問取智藏去。惜得自己眉毛。穿卻那僧鼻孔。那僧不免被他驅使。
真箇去問。智藏亦不謀而合道。何不問和尚。這僧不開眉眼。道和尚教來問。
藏云。我今日頭痛。不能為汝說。問取海兄去。可謂非父不生其子也。
僧問海。海云。我到這裏卻不會。將謂侯白更有侯黑。這僧雖無血性。卻有首尾。
還來舉似馬祖。
祖云。藏頭白 海頭黑。這句疑殺天下人。
東林照覺頌云。百非四句 絕無言。黑白分明 定正偏。
萬松道。暮四朝三。妄生喜怒。

一日三人與南泉玩月次
祖云。正當恁麼時如何。
丈云。正好修行。
藏云。正好供養。
南泉拂袖便行。
祖云。經入藏禪歸海。唯有普願。獨超物外。這裏卻宜 緇素分明。
萬松道。藏頭白海頭黑。鴨頭綠鶴頭赤。十影神駒立海南。五色祥麟步天北。諸方且莫假狐靈。天童自有真消息。
頌云
藥之作病(胡人飲乳返怪良醫)
鑒乎前聖(師多脈亂)
病之作醫(以藥下藥以毒去毒)
必也其誰(莫是天童麼)
白頭黑頭兮克家之子(一窯燒就)
有句無句兮截流之機(更使溈山笑轉新)
堂堂坐斷舌頭路(一死不再活)
應笑毘耶老古錐(只得一橛)
師云。四句為四謗。如大火聚四面不可入。四句為四門。如清涼池四面皆可入。
萬松昔年在大明作書記。時潭柘亨和尚過大明。昏夜扣門告侍者。燒香結緣。潭柘便放相見。
萬松請益如何是活句。如何是死句。
柘云。書記若會死句。也是活句。若不會活句。也是死句。當時自念。老作家手段終別。
今日看這僧問。碇碇要離四句百非之外 別指出祖意。
三箇老漢頭腦相似。若便作離四句絕百非會好。與這僧一坑埋卻。
後來天童。頌仰山夢中白槌道。離四句絕百非。馬師父子病休醫。
萬松道。是何心行。白頭黑頭兮克家之子。周易蒙卦。九二子克家。能荷家業也。有句無句兮截流之機。
萬松道。只有湛水之波。且無滔天之浪。堂堂坐斷舌頭路。應笑毘耶老古錐。
梵語毘耶離。譯云廣嚴。維摩所居城名。文殊問不二法門。維摩默然。
這僧問馬師父子。葛藤遍地。且道。那裏是應笑處。但能莫觸當今諱。也勝前朝斷舌才
藍海千尋
如來使
文章: 2249
註冊時間: 週六 3月 20, 2021 9:02 pm

Re: 公案很難懂

文章 藍海千尋 »

不識本心,學公案無益!
新老怪
善知識
文章: 2161
註冊時間: 週三 3月 24, 2021 4:25 pm

Re: 公案很難懂

文章 新老怪 »

第七則 藥山陞座


示眾云。眼耳鼻舌。各有一能。眉毛在上。士農工商 各歸一務。拙者常閑。本分宗師 如何施設

舉藥山久不陞座(動不如靜)
院主白云。大眾久思示誨。請和尚為眾說法(便重不便輕)
山令打鐘。眾方集(聚頭作相 那事悠悠)
山陞座良久 便下座歸方丈(一場話霸)
主隨後問。和尚適來許為眾說法。云何不垂一言(大海若知足 百川應倒流)
山云。經有經師。論有論師。爭怪得老僧(可惜龍頭蛇尾)

師云。飢者易為食。渴者易為飲。是以三家五請。菩薩上堂。半偈全身。夜叉陞座。豈悕法哉。
黃龍南禪師云。蓋今之人。容易輕法者眾。欲如田夫時時乾之。令其枯渴。然後溉灌方得秀實也。藥山久不陞座。又且不然。
覺範道。一菴深藏霹靂舌。從教萬象自分說。
永嘉道。默時說。說時默。大施門開無壅塞。院主頭頭蹉過。
白云。大眾久思示誨。請和尚為眾說法。仁義道中。主賓分上。也未為分外。
山令打鐘。只見雷霆施號令。眾方集。豈知星斗煥文章。
山陞座良久下座歸方丈。一上神通。不同小小。
主隨後問云。和尚適來許為眾說法。云何不垂一言。
翠巖芝云。藥山下座。院主當初怪不為眾說法。可謂誤他三軍。
萬松道。正是將頭不猛。
山云。經有經師。論有論師。爭怪得老僧。
瑯琊覺云。藥山下座不妨疑著。及乎院主拶著。失卻一隻眼。
萬松道。再得完全能幾箇。而不知換得兩隻眼。
雪竇道。可惜藥山老漢。平地喫交。盡大地人扶不起。
萬松道。和尚也須出隻手。
無餘頌云。丈室未離已喫交。悄然歸去轉無憀。經師論師猶相告。一款分明便自招。
萬松道。曹司易勘。公案未圓。解與天童。如何判斷。
頌云
癡兒刻意止啼錢(堪作何用)
良駟追風顧影鞭(踢起便行)
雲掃長空巢月鶴(樹下底一場[怡-台+麼][怡-台+羅])
寒清入骨不成眠(開眼作夢)

師云。涅盤經說。嬰兒啼時。母將黃葉。云與汝金。兒即止啼。此頌久思示誨 與云何不垂一言。外道問佛。不問有言。不問無言。世尊良久。外道便作禮云。世尊大慈。開我迷雲。令我得入。外道去後。阿難問佛。外道見何道理。而言得入。佛言。如世良馬 見鞭影而行。藥山與世尊。一等舉鞭。院主率眾僧。禮讚有分。卻怪不垂一言。可謂東土衲僧不如西天外道。天童恁麼頌。萬松恁麼說。盡是止啼黃葉。只為諸人 熱夢未醒。睡輕者一呼便覺。睡重者搖撼方驚。更有一等。椓抄起來猶自[穴/(爿*臬)][目*牚]。比他藥山睛巢月鶴。清不成眠。雲泥有隔。雖然如是。睡語不少
新老怪
善知識
文章: 2161
註冊時間: 週三 3月 24, 2021 4:25 pm

Re: 公案很難懂

文章 新老怪 »

第八則 百丈野狐


示眾云。記箇元字腳。在心入地獄如箭射。一點野狐涎。嚥下三十年。吐不出。不是西天令嚴。只為獃郎業重。曾有誤犯者麼

舉。百丈上堂。常有一老人。聽法隨眾散去。。(鬧中取靜)
一日不去(從來疑著這漢)
丈乃問立者何人(事不解交客來須待)
老人云。某甲於過去迦葉佛時。曾住此山(元是當家人)
有學人問。大修行底人 還落因果也無(但行好事莫問前程)
對他道不落因果(一句合頭語 萬劫繫驢橛)
墮野狐身五百生(爾道不落因果)
今請和尚代一轉語(著甚來由)
丈云。不昧因果(一坑埋卻)
老人於言下大悟(狐涎猶在)

師云。洪州百丈山 大智禪師每至陞座。常有一老人。聽法迦葉佛時 曾住此山。錯對學人一轉語。至今墮野狐身。良由自己 倚牆貼壁。送人墮坑落塹。見大智有抽釘拔楔手段。便舍已從他。請大智代一轉語。大智施無畏辯。輕輕撥轉道。不昧因果 老人言下大悟。
據實而論。不落因果 是撥無斷見。不昧因果。是隨流得妙。稍解教乘者。舉著便見。要且雖脫毛衣。猶披鱗甲。
不見道圓禪師。在南禪師會中。聞二僧舉此話。一僧曰。只如不昧因果。也未脫得野狐身。一僧應聲曰。便是不落因果。亦何曾墮野狐身耶。師悚然異其語。急上黃蘗積翠菴頭。過澗忽大悟。見南公敘其事。未終涕交頤。南公令就侍者榻熱[穴/(爿*未)]。忽起作
偈曰。不落不昧。僧俗本無忌諱。丈夫氣宇如王。爭受囊藏被蓋。一條楖栗任縱橫。野狐跳入金毛隊。南公大笑。
恁麼看來。當初見道 今請和尚代一轉語。只樂道不落因果。免使初心 墮在解阱。
百丈至晚。上堂舉前因緣。黃蘗便問。古人錯答一轉語。墮五百生野狐身。轉轉不錯。合作甚麼。
丈云。近前。與爾道。蘗近前與丈一掌。丈拍手笑云。將謂狐須赤。更有赤須狐仰山道。
百丈得大機。黃蘗得大用。名不虛得。
溈山舉問仰山。黃蘗常用此機。為復天生得。從人得。
仰云。亦是稟受師承。亦是自性宗通。
溈云。如是如是。看他百丈父子。游行無畏。如師子王。豈向野狐窠裏作活計。萬松已是尾骨彌露。更放天童弄爪牙。看。
頌云
一尺水。一丈波(幸自河清海晏).
五百生前不奈何(早知今日事。悔不慎當初)
不落不昧商量也(頑涎不斷)
依前撞入葛藤窠(纏腰繳腳)
阿呵呵(堪笑堪悲)
會也麼(按牛頭喫草)
若是爾灑灑落落(如蟲禦木)
不妨我哆哆和和(偶爾成文)
神歌社舞自成曲(拍拍是令)
拍手其間唱哩囉(細末將來)

師云。立修證分因果。一尺水一丈波。墮在五百生野狐精魅。積翠庵下二僧 縱有逸群之辯。點檢將來。未免撞入葛藤窠裏。天童此句有兩字未穩。何不道依前撞入野狐窠。阿呵呵。此頌明百丈悟處。露自己胸襟道會也麼。但問天童會也未。若是爾灑灑落落。不妨我哆哆和和。幸有一陰地。何勞不為人。哆哆和和。嬰兒言語不真貌。
又法華釋籤云。多跢學行之相。[口*婆]和習語之聲。涅盤經有病行嬰兒行。有本云婆婆和和。
石室善道禪師云。涅盤十六行中。嬰兒行為最。哆哆和和時。喻學道人離分別取捨心。與下神歌社舞。皆一意也。且道。是何曲調。萬籟有心聞不得。孤巖無耳卻知音
新老怪
善知識
文章: 2161
註冊時間: 週三 3月 24, 2021 4:25 pm

Re: 公案很難懂

文章 新老怪 »

第九則南泉斬貓


示眾云。踢翻滄海。大地塵飛。喝散白雲。虛空粉碎。嚴行正令。猶是半提。大用全彰。如何施設

舉。南泉一日。
東西兩堂爭貓兒(人平不語水平不流)
南泉見遂提起云。道得即不斬(誰敢當鋒)
眾無對(直待雨淋頭)
泉斬卻貓兒為兩段(抽刀不入鞘)
泉復舉前話問趙州(再來不直半文)
州便脫草鞋。於頭上戴出(好與一刀兩段)
泉云。子若在。恰救得貓兒(心斜不覺口喝)

師云。法雲圓通秀禪師。見二僧並立說話。將拄杖。到連卓數下云。一片業地。
何況兩堂眾首。因貓致諍。南泉也不與解勸。亦不與懲罰。本色道人。以本分事。為人遂提起貓兒云。道得即不斬。正當恁麼時。盡十方界有情無情。一齊向南泉手中乞命。
當時有箇出來 展開兩手。不然攔胸抱住 云卻勞和尚神用。縱南泉別行正令。敢保救得貓兒。
這一窟死老鼠。既無些子氣息。南泉已展不縮。盡令而行。
遼朝上人[(厂@?)*ㄆ]作鏡心錄。訶南泉輩殺生造罪。文首座作無盡燈辨誤。
救云。古本以手作虛斫勢。豈直一刀兩段。鮮血淋迸哉。這兩箇批判古人。文公罪重。[(厂@?)*ㄆ]公罪輕。南泉依舊。水牯牛隊裡。搖頭擺尾。
不見。佛日禪師 與眾茶座次。見貓來。袖中擲鵓鴿與之。貓接得便去。日云俊哉不可也是假作虛用。
南泉自念。曲高和寡。舉前話問趙州。州便脫草鞋於頭上戴出。果然敲唱俱行。節拍成就。
●泉云。子若在恰救得貓兒。這些子用處。雖難會卻易見。爾但向拈匙舉[筋-肋+助]處[覤-儿+且]破。便見斬貓兒 戴草鞋更無兩樣。不然更看。天童別作甚麼伎倆。
頌云
兩堂雲水盡紛拏(有理不在高聲)
王老師能驗正邪(明鏡當臺物來斯鑑)
利刀斬斷俱亡像(消得龍王多少風)
千古令人愛作家(有一人不肯)
此道未喪(死貓兒頭堪作何用)
知音可嘉(不道無只是少)
鑿山透海兮唯尊大禹(功不浪施)
鍊石補天兮獨賢女媧(闕一不可)
趙州老有生涯(信手拈來無不是)
草鞋頭戴較些些(且信一半)
異中來也還明鑒(衲子難謾)
只箇真金不混沙(是真難滅)

師云。兩堂雲水盡紛拏。至今不曾定交。若非天童會南泉例驗出端倪。往往邪正不分。邪正分明時如何判斷。便好。利劍斬斷一坑埋卻。非但勦絕一期不了公案。亦使千古之下 風清寰宇。
南泉當時師勝。資強。見眾無語。卻舉似趙州。表顯眾中有人。趙州脫草鞋頭上戴出。果然此道未喪。知音可嘉。
孔子云。天將未喪斯文也。看他師資。道合。唱拍相隨。無以為喻。
諡法。泉源流通曰禹。又受禪成功曰禹。尚書禹貢。導河積石至於龍門。
淮南子。共工氏兵強兇暴。而與堯帝爭功。力窮觸不周山而死。天柱為之折。女媧鍊五色石。補天。
列子。陰陽失度名缺。鍊五常之精名補。
雲蓋本拈洞山掇卻泰首座果棹話云。洞山雖有打破虛空底鉆鎚。要且無補綴底針線。
●南泉如大禹鑿山透海。顯出神用。趙州如女媧鍊石補天。圓卻話頭。
萬松道。趙州十八上解破家散宅。不知有多少生涯。草鞋頭戴較些些。咄咄沒去處。作這箇去就。
保福展云。雖然如是。也只是破草鞋。南泉平高就下道。子若在恰救得貓兒。
翠巖芝云。大小趙州 只可自救。放過一著。
●天童道。異中來也還明鑒。只箇真金不混沙。只能順水推舡。不解逆風把柁。而今爾這一隊上來。貓又無。爭甚狗。以拄杖趁下
新老怪
善知識
文章: 2161
註冊時間: 週三 3月 24, 2021 4:25 pm

Re: 公案很難懂

文章 新老怪 »

第十則 臺山婆子


示眾云。有收有放。干木隨身。能殺能活。權衝在手。塵勞魔外 盡付指呼。大地山河 皆成戲具。且道。是甚麼境界

舉。
臺山路上有一婆子(傍城庄家夾道兔)
凡有僧問。臺山路向什麼處去(一生行腳去處也不知)
婆云。驀直去(未當好心)
僧纔行(著賊也不知)
婆云。好箇阿師又恁麼去也(爾早侯白)
僧舉似趙州(人平不語)
州云。待。與勘過(水平不流)
州亦如前問(陷虎之機)
至來日上堂云。我為汝勘破婆子了也(我更侯黑)

師云。臺山路上婆子。慣隨無著出寺入寺。飽參文殊前三後三。凡見僧問臺山路向什麼處去。便當陽指出長安大道。云驀直去。其僧不作疑阻便行。婆云。好箇阿師又恁麼去也。這婆子也鉤錐在手。從來觸誤多少賢良。這僧既不奈伊何。拈來舉似趙州。州云。待與勘過。疑殺天下人。這老漢老不歇心。圖箇甚麼。也要定箇宗眼。州依前恁麼問。婆依前恁麼答。有底便話作兩橛。前段點這僧扶婆子。後段點婆子扶趙州。
唯玄覺云。前僧也恁麼問答。後來趙州也恁麼問答。且道。甚處是勘破處。
萬松道。勘破了也。
又云。非唯被趙州勘破。赤被這僧勘破。
萬松道。非但累及玄覺。亦乃累及萬松。
瑯琊云。大小趙州去這婆子手裡。喪身失命。雖然如是。錯會者多。
萬松道。切忌。以已方人。
溈山哲云。天下衲僧只知問路老婆。要且不知腳下泥深。若非趙州老人。爭顯汗馬功高。雖然須假天童歌揚始得。
頌云
年老成精不謬傳(切忌魔魅人家男女)
趙州古佛嗣南泉(鎮州端的出大蘿蔔)
枯龜喪命因圖象(靈鬼靈神返遭羅網)
良駟追風累纏牽(驟風驟雨不免羈韁)
勘破了 老婆禪(幾箇男兒是丈夫)
說向人前不直錢(知根不聖)

師云。鬼魅以妖通成精。咒藥以依通成精。天龍以報通成精。賢聖以神通成精。佛祖以道通成精。南泉趙州乃佛祖向上人。那堪年老。所以道。年老成精也。
趙州古佛嗣南泉。馬祖道。經入藏。禪歸海。唯有南泉獨超物外。
趙州以長沙為友。以南泉為師。故勘辨中。非得失勝負之可品格。天下謂之趙州關。也不妨難過。雖然仲尼有言。神龜能現夢於元君。而不能免余且之網。智能七十二鑽。而無遺筴。而不能避刳腸之患。如是則智有所困。神有所不及也。
莊子云。宋元君夢人被髮曰。予自宰路之淵。予為清江使河伯之所。漁者余且得予。覺占之。神龜也。漁者果有余且。網得白龜。其圓五尺。君欲活之。
卜之曰。殺龜以卜吉。乃刳龜。七十二鑽而無遺筴。乃其事也。
洛浦曰。欲知上流之士。不將佛祖言教貼在額頭。如龜負圖自取喪身之兆。鳳縈金網趨霄漢。以何期。周穆王八駿。有乘雲而趨行越飛鳥者。故曰良駟追風也。
此頌婆子能勘僧。而不免趙州勘破。趙州雖能勘婆。而不免瑯琊點檢。參禪謂之金屎法。不會如金。勘破如屎。所以道。說向人前不直錢。汝但離卻得失勝負情量。自然平欺婆子。下視趙州。若到萬松門下。不得點胸檐板
新老怪
善知識
文章: 2161
註冊時間: 週三 3月 24, 2021 4:25 pm

Re: 公案很難懂

文章 新老怪 »

第十一則 雲門兩病


示眾云。無身人患疾。無手人合藥。無口人服食。無受人安樂。且道。膏肓之疾。如何調理

舉。
雲門大師云。光不透脫。有兩般病(還覺口乾舌縮麼)
一切處不明。面前有物是一(白日見鬼 莫是眼花)
透得一切法空。隱隱地似有箇物相似。亦是光不透脫(早是結胸那堪喉閉)
又法身亦有兩般病(禍不單行)
得到法身為法執不忘。已見猶存。墮在法身邊是一(不唯邪崇 更有家親)
直饒透得。放過即不可(養病喪軀)
子細點檢將來。有甚麼氣息。亦是病(醫博未離門又早癇病發)

師云。越州乾峰和尚。法嗣洞山悟本。雲門遍參曾見師與曹山疏山。此則公案先有來源。
乾峰示眾云。法身有三種病二種光。須是一一透得。更須知有 向上一竅。
雲門出眾云。只如庵內人。為甚不知庵外事。峰呵呵大笑。門云。猶是學人疑處。
峰云。子是甚麼心行。
門云。也要和尚相委悉。
峰云。直須恁麼始得穩坐地。
門云。喏喏。
乾峰道。法身有三種病。
雲門道。法身有兩種病。
萬松行腳時。諸方商量道。未到走作已到住著。透脫無依。是三種病。今言二種。少未到走作。後二種病 顯然大同。
佛眼和尚道。騎驢覓驢是一。騎驢了不肯下。亦是病。乃前二病少後一種。師家一期應病施方。各垂方便。其二種光。與光不透脫 有兩般病。無別。且一切處不明 面前有物是一者。洞山道。分明覿面別無真。爭奈迷頭還認影。若具把定乾坤眼。綿綿不漏絲毫。方得少分相應。又道。透得一切法空。隱隱地似有箇物相似。亦是光不透脫。溈山所謂。無一法可當情。見猶在境。楞嚴經云。縱滅一切見聞覺知。內守幽閑。猶為法塵 分別影事。
南院顒道。我當時如燈影裏行相似。所以道。亦是光不透脫。洞上宗風。靜沈死水。動落今時。名二種病。爾但出不隨應。入不居空。外不尋枝。內不住定。自然三病。二光一時透脫。然後透脫不透脫。拈放一邊。子細點檢將來。有甚麼氣息。亦是病。如何得安樂去。更請天童診候。
頌云
森羅萬象許崢嶸(聽他何礙汝識得不為冤)
透脫無方礙眼睛(閃捧著榾朵)
掃彼門庭誰有力(拂跡成痕欲隱彌露)
隱人胸次自成情(心疑生暗鬼)
船橫野渡涵秋碧(死水浸卻)
棹入蘆花照雪明(住岸卻迷人)
串錦老漁懷就市(著本圖利)
飄飄一葉浪頭行(隨流得妙)

師舉。法句經云。森羅及萬象一法之所印。一即萬 萬即一。即此物。非他物。一任崢嶸磊落。荒田不揀草。淨地卻迷人。直饒透脫 無方正是礙眼睛處。圓覺經道。於諸妄心。亦不息滅。
洞山道。靈苗瑞草。野父愁耘。何必掃彼門庭。空一切法。
雲門道。一切處不明。面前有物是一。不是教爾 除幻境滅幻心。別覓透脫處。
三祖道。六塵不惡。還同正覺。與圓覺經知幻即離。不作方便。離幻即覺亦無漸次。便見作止任滅。如金剛與泥人揩背也。
又道。隱人胸次自成情。此頌隱隱地 似有箇物相似。正是圓覺 存我覺我。潛續如命。細四相病。故普覺云。大悲世尊 快說禪病。舡橫野渡涵秋碧。此頌得到法身。纜舡於澄源湛水。疏山以法身為枯樁。此真繫驢橛也。直待撥轉舡子。未免棹入蘆花照雪明處。到此清光照眼似迷家。明白轉身還墮位。此頌直饒透得。放過即不可。到此雲門道盡。天童頌徹也。然後要見雲門意旨 天童眼目。這裏便是計利害處。如何是雲門意旨。不見道。子細點檢將來。有什麼氣息。亦是病。雲門但指其病 不說治法。如何是天童眼目。述雲門治方。云。串錦老漁懷就市。飄飄一葉浪頭行。雲門大意。在入廛垂手 不避風波。可謂自病既除。復愍他疾。淨名之心也。還知麼。病多諳藥性。得效敢傳方
回覆文章